第一批去创新学校做“小白鼠”的家庭,现在怎么样了?

浏览:1213   发布时间: 08月31日

“学习场景更像工作和实习”、“用高中知识来教初中孩子,成绩却大大突破了”、“学校创立5年,搬了9次家,直到最近可能真的办不下去了”。

这些是我所采访的京城两所创新学校中,让我非常震撼的一些细节。

近期的“双减”政策,让教育回归到了学校的场景中,对学校教育的提质与创新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要求真正做到课程的丰富、多元、可选择,这也让学校的教育创新,又一次成为了热点。

其实,早在2016年开始,中国就涌现出来了一批前文这样的创新学校。五年过去了,这些学校经历了从激情澎湃到归于平淡,甚至一地鸡毛。

判断“创新学校”,并没有固定统一的标准,也很难定义具体的教学模式。站在从业者的角度,多是始于“对教育现状的不满、对面向未来教育的探索”的一腔热血,来进行大胆创新的教学实验。

而在选择了他们的家长眼中,这些学校“符合教育理想,但不知道能走多远”、“觉得升学的结果可能是冒险,但过程比结果重要”。

经过五年的检验,我们很想知道他们为什么会放着成熟的课程体系不选择,却要去做“第一批吃螃蟹”的人?孩子们现在怎么样了?他们的成功或失败的经验又能给我们什么启示?

为此,我们采访了两位妈妈:

路易妈妈:孩子开学读初二,在北京读了五年公立小学,之后经历了民办双语学校、国际学校、创新学校,现在准备读一所全新的未来学校;

亮亮妈妈:孩子开学读高二,一直在深圳读公立学校,初中毕业后转入北京一所创新学校。

本文配图 | 电影《佛罗里达乐园》

#01

逃离公立校,

就能找到理想的教育么?

两位妈妈并不是挑剔的人,也不是追求教育创新的狂热信徒,相反,她们平和、安逸,即便话语中夹在着愤怒与不满。

路易妈妈是在女儿五年级时决定离开公立学校的,这所公立学校位于朝阳区,每天她从通州开40分钟的车把女儿送来读书,她看中的是这所学校的校长来自京城最著名的小学,五年来她几乎没有为孩子的学习操过心,直到一次家长会。

“我发现老师特别的强势,比如算术题,必须严格按照规定的步骤来写,哪怕有更好的解决办法,一概算错。”那天,她问孩子怎么看待这个老师,没想到女儿看着妈妈的眼睛,竟然哭着问“妈妈,你能不能给我换个学校?”

在女儿的叙述中,路易妈妈得知在女儿的班级里,老师和孩子的关系是“国王与奴隶”,有的孩子学会了给老师揉肩捶背来讨好她。没有人没挨过骂,孩子活在高压之下。

可还有一年就毕业了,有必要大动干戈吗?直到一天放学,路易妈妈在门口等来了一脸委屈的女儿,一问才知道,女儿这天一个人在教室出黑板报,画了一部分后,她后退了几步看看整体效果,结果老师走进来,以为她在偷懒,就大声喊她“滚出去”。

“我知道公立学校老师的水平参差不齐,遇到好老师是要碰运气的,但遇到这么奇葩的老师,也真的是意料不到。”那一刻,她坚定了给女儿转学的心。

如果说路易妈妈的遭遇只是个例,那么亮亮妈妈的遭遇可能就更具有普遍性。

“从小学到初中,亮亮一直在深圳读公立,成绩中等偏上,喜欢理科,我和他爸爸都在高校当老师,总觉得按部就班,自然而然就行了,课业上不会有太大问题。”

转折点发生在初三上学期,疫情来了,孩子在家上网课。“我一下看到了学校所有的老师和全部的教学环节,才发现如今的应试教育已经走到了这个地步。”

“学生的全部精力都被用来应付中考,很多都是没有意义的形式上的东西,多一横少一竖有那么重要吗,波浪线和直线有什么不同,字漂亮点、丑一点差别有那么大吗?已经教条、功利到了我们无法接受的地步。”

另一方面,学校正在变成“战场”,每个人都在为了分数“不择手段”,正值青春期的孩子连问个“为什么”的权利都没有,情感、自我认知和精神不仅被一概忽略,更是被压缩到了很小的空间。

青春期的亮亮也开始讨厌上学,认为每天学的不是知识,而是没有任何养分的东西,对人际关系也没有任何期待。

“寒假过后,我就特别真诚地跟孩子道了个歉,我说妈妈了解的实在是太少了,你这两年多熬得太辛苦了。”高中三年,他们决定走不同的路。

#02

选择创新教育,

是选择去做小白鼠么?

这个时候,创新学校突然出现在路易妈妈的群分享里。

抱着试一试的态度,路易父母一起参加了这所创新学校的分享会。

“在听完创始人的分享后,(路易)爸爸大为感慨,他说这就是他理想中学校的样子,他很佩服这群人的勇气,但也意识到这条路很难,不知道他们能走多远。即便如此,我们还是决定把女儿送到这里就读。因为终点不重要,重要的是过程。”

不过,路易妈妈更看重的不是创始人的理念,而是这所学校“天团级”的师资。老师很多都是来自于国内最好的公立和私立学校,还有不少跨界精英。

他们不仅在教学上摸索出了自己独特的一套方法,同时也对培养孩子方面有着极强的使命感。“女儿在这所学校的一年里,太开心了,这种开心和之前在国际学校的开心完全不同。后者是没有作业的开心,前者是学得开心。”

△路易最近在读的书

在教学方面,创新学校的老师也有一套自己研发的“独门绝技”。

拿科学为例,路易连着三次考试都只得了二三十分(满分70分),老师却告诉妈妈不要着急,果然在第四次考试,路易取得了全班第二的成绩(学校通常不排名,但孩子们还是私下里会互相比较,尤其是女孩子)。

之所以有这么大的突破,原因主要有两个:

一个是适应,老师基本摒弃了初中教材,用高中的知识来教孩子,凭借多年来的经验,他总结认为初中很多知识会在高中被推翻,因此在吃透初高中教材的基础上,把真正有用的知识提炼出来,呈现在学生面前,学生接受起来需要一个适应过程;

第二个是助教,老师请来了一位助教贴身辅导孩子的功课,每一个知识点都以掌握为最终目标,因此进步自然肉眼可见。

如此一来,路易妈妈感到非常踏实。“我身边的顺义妈妈不理解,为什么身边这么多国际学校,我却要把孩子送到创新学校当‘小白鼠’,她们不知道,跟着这么多牛老师一起学习,我心里有多踏实,甭管是什么学校,最关键的永远是人。”

▽滑动看路易的科学考试卷子▽

在老师的选择上,路易妈妈早就过了“迷信外教”的阶段。笔者采访过的一位在在国际学校和创新学校都曾任教过的老师也曾表示,可以用英文给孩子们教数学、科学等课程,但是孩子能全部接收吗?如果用中文教课,孩子能听得更明白,那为什么要多此一举呢,形式不重要,重要的是内容。

此外,学校因为规模小,学生少,每一个孩子都能得到最充分的锻炼和培养。路易妈妈记得,在一年文艺汇演上,有一个胖胖的小丫头上台表演了很多次,且不论表演的质量,单就她自信的样子就让很多家长感动。

这种“不怕活在别人目光中”的精神也影响到了女儿路易,原本害羞不善表达的她,如今跟一群志同道合的伙伴练起了“女团舞”,每周训练三次,雷打不动。

“你不必成为最好的才能站上舞台,你只需要成为自己就好。”

#03

月亮与六便士,

有可能兼得么?

亮亮所在的创新学校今年刚刚迎来了第一届毕业生。

在毕业典礼上,一位刚刚入读学生的家长跟另一位家长小声打听,“他们都考上了吗?”另一位则笑着回答他“万幸,都有书读。”

虽然是调侃,也是紧迫的现实。亮亮在学业最紧张的高中阶段入读创新学校,在很多人看来,是很冒险的举措,但妈妈却不以为然,她认为与其上了大学或成家立业后再迷茫,不如让问题来的更早一些。

“最近,我们就经常探讨一些意义的问题,比如升学要花费这么多心思,究竟为了什么,大学毕业又意味着什么,以后的人生该怎么规划。”

很多刚来这所创新学校的孩子都可能会有一段“摸索期”,原本被他人支配的时间交到自己手上,很多人都不知所措,于是有的孩子沉迷游戏,有的则陷入迷茫,成绩会有所下降。

此时学校老师并不会耳提面命地督促你上进,大多只是以辅助的形式提供陪伴、疏导和支撑,他们相信学生有能力自己迈出那一步,当然这个过程中也有人退出,放弃,不是所有人都能适应。

学习方面,这里的学习场景更像是工作或实习,学生要不断将自己的所学应用到实践中,去解决实际问题。这所学校采用了美国顶尖私校成立的MTC联盟体系的全新评估模式,在学科知识外,更加关注学生的核心素养。

亮亮无疑是获益者。很快,他就重新燃起了学习的热情。“我们也第一次体会了当学霸的父母的感觉,总要提醒他别光顾着学,多出去走走。”

对于未来,亮亮的妈妈看得很开,“最‘坏’的就是上不了理想的大学,甚至上不了大学,我都可以接受,只要孩子正常成长,有足够的自我认知能力、学习能力就可以,人生的路还很长,你要相信他会不断成长。”

如果说亮亮妈妈代表着理想主义的一面,那么路易妈妈则更偏重务实的一面。因为她正巧经历了女儿创新学校的动荡。

和很多创新学校一样,她所在的学校卡在了“资质”问题上,这就给学校的发展埋下了隐患。

“和很多家长一样,我并不在意学校有没有资质,但是老师在意。没有资质,随时面临被取缔的风险。学校创立5年,搬了9次家。很多时候寄人篱下,滋味真的很不好过。”

路易妈妈还记得孩子在上学期,搬到了一个原本给外国人用的校舍,“篮球馆不让用,乒乓球台也不让用。不仅学生没有话语权,老师也没有。”

学期末的时候,校方很隐晦地表达了可能办不下去的意思,家长们一下子分成了两派,一派坚定地和学校站在一起,另一派则要为将来再做打算。路易妈妈的选择很简单,她最信任的老师去哪,她就去哪。

另外一个必须要考虑的因素是资金,办学校不能没有足够的资金,一旦缺钱,不仅面临着牺牲教学质量去扩招的问题,同时也会失去最有核心竞争力的资源——老师。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资金是一个学校得以良性运转的基本前提,而这恰恰为许多理想主义者所忽视

△路易妈妈选择的新学校

开学在即,路易即将转入一所新的创新学校,追随信任的老师一起,在有资金支持、资质保证和固定的校舍中,继续去探索创新教育。四公里外,亮亮也将在异乡开启独属于他的留学生活。

有人说,“人类文明的延续是一场教育与灾难之间的竞赛”。创新教育会在未来扮演怎样的角色,或许只有时间能给出答案。

主营产品:连接器,开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