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循入空门的精英们后来都怎么样了?

浏览:1827   发布时间: 09月27日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在四川一座仙女山有一座云海寺,以前香火挺旺的,在破除封建迷信特殊历史时期,寺院遭到不少破坏。后来,虽然重见天日,仍旧破旧不堪,香火寥落。

直到有一天,一位社会精英发现这里幽远僻静,适合修行,遂在此安顿下来。在他的带动下,30多位“高学历”僧人陆续来到这里,才使这座寺庙逐渐被人们所知晓。

一、热爱佛学的精英们,此地是归处

古今中外,潜心研究佛学的精英们最后遁入空门的不在少数,他们都是怀着各种各样的理由找到了他们人生修行的方式。


佛教的创始人释迦牟尼本来是可以继承王位的王子,由于顿悟了佛法,有感于人世间的生老病死之苦,于是出家寻求解脱之法,遂创造了佛教。


在中国清朝顺治皇帝在至爱的人病逝后,看破红尘,到五台山当皇帝。

几乎每一个遁入空门的精英背后都一个精彩的故事。

最先来到云海寺的是湖南湘潭的一名研究生,他在很早的时候就对佛学有一定的研究,后来他发现自己所希望过的理想生活方式跟佛法是一致的,就斩断尘缘来到云海寺修行。

来到云海寺之后,发现这里破旧不堪,就拿出自己的积蓄并亲

自动手修缮寺庙。后来他把自己的经历放在到网上了,很快就吸引4个好佛学的年轻人上了山,其中一个博士,两个硕士,一个研究生,他们也是把所有的积蓄捐献出来,并积极投身到修缮寺庙的行动中去。

经过网络传播,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加入他们的队伍之中,随之云海寺焕然一新,前来云海寺拜佛的香客越来越多,也有的对他们这群循入空门的高知群充满着好奇心。

在这个小群体里面,平均年龄不到30岁,整体百分之八十都是本科学历以上。他们有的曾是大学的老师,还有公务员等,更有年薪过百万的博士,其中不乏金字塔顶尖的人才。

觉卫法师,本科就读于北大,他的成绩在才子如林的北大也是拔尖的,北大毕业后,又考上了中科院继续攻读研究生、博士。在父母,老师同学眼中他的前景是一片光明。然而就业之后,他发现这个社会让他觉得陌生。

有一次他接下的一个大单子,就是因为一份回扣,客户选择了另一个同事,老板也移花接木把他的方案挖走,他辛辛苦苦所有付出,最终却换来了一场空。没有一句解释,没有一句安慰。他觉得接受不了,在无尽的悲苦中,他不顾父母苦苦的哀求,来到了云海寺。

尽管是金字塔尖的学子到了社会,也是需要跟各种人打交道,在学校只有老师跟同学,相对封闭,人际关系比较简单,社会是一个名利场所,要具备一定的社交能力与社会竞争意识,才能在社会立足、发展。

云海寺内最小的僧人在专科毕业之前,留下一张纸条给父母,只身来到云海寺,父母及亲人好几次来劝说他回去上班,都被他拒绝了,父母亲人只好含泪而回。

所有来到云海寺的精英们,他们都不约而同说是出于对佛学的热爱,想潜心向佛。但他们是看破红尘、四大皆空?是无法适应社会而选择循世?是出于对佛学的热爱?真正的原因只有他们内心清楚。

二、循入空门的精英们后来都怎么样了

来到了云海寺后,他们重新修建了寺庙,修建了进山的路,还重新铺设了水电。云海寺在他们的建设下,焕然一新,重新招来了四方香客。

他们早上打禅念经,下午打扫卫生,有空浇浇菜园子,晚上研究佛学,每个人都有自己相应要学习的功课,要自己合理安排学习进度。

这里远离尘嚣,生活条件简陋,真的是一个避世的好地方。油灯衲衣,禅坐礼佛,只是内心平静,放下所有的执念、欲望才是最重要的。

他们之中有不少独生子,他们就在寺庙旁边盖了一栋楼房给父母们居住,这样方便照顾父母养老。

有的网友指责他们对家庭不负责,父母在他身上倾注半生心血,辜负了父母对他们的培养,这对父母是一种不负责任的做法,认为出家是消极、是循世、是悲观的。

也有人说“大隐隐于市,小隐隐于林。”人生处处是修行,只要心中有佛,心中有善,何必一定要抛下至亲至爱,来到这里呢?

也有人说人生各有各的修行,佛说:不可思议。

人生而不同,各有各的活法,你笑他作,他笑你俗。人生苦短,只要让自己开心,又何尝不可?有人追求个人生存价值,也有人追求一条救国救民的道路,就像李叔同的出家,就是为了天下苍生。

三、人生修行千千万万,慈悲及无我

李叔同,1880年,出生在天津一个巨富之家,他家世代经营盐业与银钱业,可以说,李叔同是含着金钥匙出生的。

“李叔同是‘二十文章惊海内’的大师,集诗、词、书画、篆刻、音乐、戏剧、文学于一身,在多个领域,开创中华灿烂文化艺术之先河。”

后来,李叔同剃发为僧,因为苦于找不到救人民于水火之中的道路,选择出家为僧,希望从佛法中顿悟,找到救国救民的方法。从此不见李叔同,只有弘一法师,他竹杖芒鞋,跋山涉水,苦寻他心中的佛。

中国“首善”的曹德旺,一段时间在感情上受了挫折,看了几本李叔同的书,居然受了他的影响,想出家为僧,却被老和尚劝回:

“您今生有佛报,却无佛缘。”

小时候穷到吃不饱的曹德旺,长大后,他终于赚得百亿家产,却用来捐款、做慈善、修寺院累计高达80亿。

他把佛教当成他的灵魂,却很少烧香拜佛,而是选择了斥巨资修建寺庙。他认为善即是有同情心、有爱心,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并不是捐钱就是慈善。

佛说:慈悲及无我。曹德旺做到了无我的程度,把大众的利益放于个人利益之上。这样做何尝不是一种修行?